电影万物生长剧情详细介绍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0-11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陈百强

  秋水(韩庚 饰),医科大学的学生,与厚朴(张博宇 饰)、黄芪(杨迪 饰)、辛夷(赵一维 饰)是死党,正值青春期的他们在旺盛荷尔蒙支配下异常生猛,不停地寻找着“猎食”对象。

  含苞待放的小满(李梦 饰)是秋水念念不忘的初恋;大腿紧实的白露(齐溪 饰)是与秋水互相奉献童贞的前任;熟透了的柳青(范冰冰 饰)是秋水眼中千娇百媚的女神;胸大无脑的娟儿(沈婷婷 饰)是黄芪心中的宝贝;特异独行的魏妍(吴莫愁 饰)则是厚朴求之不得的真爱;唯独辛荑整个大学都“守身如玉”。

电影万物生长海报

  青春就在他们一次次荷尔蒙的释放中渐行渐远……

  电影改编自冯唐所著小说万物生长三部曲第2部。

  万物生长相关信息

  由范冰冰、韩庚主演,李玉执导的新片《万物生长》,受北京大学生电影节之邀,在电影资料馆举行了号称"全球第一场"的媒体首映,映后原著小说作者冯唐、导演李玉、监制方励,以及韩庚、齐溪两位主演现身与观众见面互动。虽然在片中和范爷谈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姐弟恋,不过韩庚现场暗示自己其实不太能接受姐弟恋,表示"生活中还是会找比自己小的",更道出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其实是朱茵。

  主办方特地为几位主创准备了课桌,现场"答卷"。回答"青春是什么"这一题时,冯唐写道:"人体和诗意",导演李玉也是写诗的节奏:"不迷茫,不清纯。不疼痛,不清纯"。至于最想做片中的哪位主角,李玉坦言觉得自己最像男主角秋水,"我就是男版秋水",李玉说。

  男主角韩庚透露,片中有一段天台喝酒情节和自己的青春非常相似。韩庚回忆说,自己在毕业前一天,也和宿舍的几个哥们在天台一人喝了24瓶啤酒,喝完一瓶往楼下砸一瓶,特别爽。至于自己会不会找个姐姐谈恋爱,韩庚说:"现实生活中我应该会找个比我小的",暗示不太能接受姐弟恋。

  制作人方励穿着一件不起眼的绿夹克出现在现场,说起这件绿夹克原来"大有年头"。后天就是方励与导演李玉合作11周年的日子,方励特地穿上这件衣服纪念,老搭档李玉却吐槽起方励小抠的一面,十多年一直穿这件衣服。韩庚也顺水推舟,说方励平时总说要戒烟,自己不买却经常到处"蹭烟"。

  女主角范冰冰没能出席,只透过视频问候观众。被问起为何永远拍不够冰冰,李玉称冰冰可以百分百信任她,可以在电影中分享一些别的女演员不愿意分享的个人情感,所以愿意一直合作。从《苹果》、《观音山》到《二次曝光》,李玉称两人好像一起走过了夏、秋、冬,这次是最"春"的一次。

  饰演白露的齐溪也分享了拍戏时她和韩庚以及冰冰三人之间的"三角"情愫。原来她和韩庚开拍前一起特训了一个月,简直是一对苦命鸳鸯。结果范冰冰一进组就和韩庚拍起了重口激情戏,让她心里感觉复杂。齐溪说,柳青就是每个男人都会经历的女神级人物,这时韩庚接话:"朱茵",顺口说出了自己心中的女神。

  万物生长影评(1)

  1、看完之后让我念念不忘的不是柳青充满诱惑的大红唇和眼神,也不是富态加褶子还满嘴胡言乱语的秋水,而是一身白衣打太极的白露:整个戏里头她活了。倒霉来了时一惊一乍再加上跳脚,真像个十八岁的姑娘,笨拙天真,整个人都要嗨飞了,我还以为神经病刚出笼,真难为一个过了三十的女人了;秋水劈腿时没说几句话就在那不顾形象的啃,还为爱尖酸刻薄,我倒觉得这部戏里头最痛的表现就是白露了。

  2、酒瓶用来砸,感情要慢慢喝。电影太过强调痛感,而忽略了细腻绵长,就好像刚处了个姑娘,就要揉人胸脯扒人内裤,都没说个谎话哄下姑娘。把所有破碎的东西一下子挖出来给人看,无异于一个傻小伙子对姑娘表白: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你就知道我爱不爱你了。

  柳青入狱、小满死亡,这原本都是小说里没有的。书的语言和镜头的语言呈现方式不同,为了加重情节设置,以及一个完整的结尾在所难免,但正如齐溪在现场所说的,针对小满死亡我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么做,现实中几乎不会遇到这样的事。

  大多数人最终的结局都不好,再度重逢,重拾旧爱,这几乎是千篇一律的桥段。不过,最后那段配乐太加分,一下子把氛围给拔高了。

  3、一个人的才华与骚气不是通过台词来告诉观众的。这个秋水确实没达到我心里的那条“金线”。冯唐的书里头秋水骚气十足,又自命不凡,但韩庚演起来就是个实在厚实的小伙子。那份气宇非凡、藏不住的骚劲儿哪去了?

  4、开头的处理很棒。在我看完小说时,在想电影会如何出第一个镜头,把整本书的如此跳跃以及破碎的情节给理顺了。一个抛人脑就给解决了,只是其他宿舍的小伙伴形象表现得不够丰满,镜头不够多。

  5、同样是青春题材电影,但还是有别于那些贩卖可怜悲痛爱情的XXX。至少你不能告诉我希望,但你抓住了我的幻觉,而并非单纯的角色代入感,因为我们都做不成秋水。这里头的爱看起来没那么荡气回肠,可怎么也表现不完。因为关于青春,每个人心中都藏着一首诗。

  6、秋水和白露的第一次床戏怎么没了?!

  万物生长影评(2)

  《万物生长》据说是冯唐写最好的一本书,但《万物生长》肯定不是李玉最好的作品。相比于电影,它也许更像一个话题。这就是中国电影的现状,人们比以往更经常在讨论电影,结果不过是在重复一个又一个的无聊话题。

  这部电影成功把韩庚从一块西瓜皮变成了半个西瓜,也让范冰冰拥有了本色魅力演出的释放机会,甚至于,齐溪这样的演技派也可以叫板任何一位中国女演员。可是,如果青春爱情只是一堆泡在福尔马林液里的人体标本,敲打几根棒骨当人生重音,这样的出发点和处理方式,还是值得商榷。

  暂不提拍摄手法,《万物生长》继续踏进了《致青春》、《同桌的你》到《匆匆那年》的青春河流。看完电影,一个同样的问题又冒了出来:这到底是谁的青春……中国的校园青春片,就一定要爆酒瓶子,煞有介事地干上一架?男的怒,女的哭。一个人渣不够,再拉上几个来凑。爱情失败,青春已死,人生却一定要成功。明明可以有亮丽纯真,非要拍得暮气沉沉。明明可以光明正大,非要小打小闹玩过家家。这些电影往往把初高中该做的事情,放到了大学来拍。至于不该做的事,通通靠避孕怀孕打胎。再到三十好几的演员,还非要去演穿校服的学生,把无耻耍流氓当做脆弱纯情大肆宣扬,这都已经司空见惯了。

  《万物生长》说的还是怀旧青春事,但它硬生生地捏出了一条人造尾巴。由于医学院的超长学龄,韩庚穿上一件格子衬衫,学生气有理。至于范冰冰,她就演一个风骚的社会女青年,也说得过去。人物设定,没问题。问题出在,这两个人怎么就相爱了。即便电影用了一通自白反省,反省自己是人渣,承认伤害女性、相爱不纯良,可是,他们怎么就爱了,还爱得痛彻心扉死去活来,我实在没看明白。

  情圣大玩假动作,可以。劈腿还不爽别人家的大奔屁股,行。女的滥交还风情万种,OK。说这两个人有真爱,我也相信。可是,都玩到了这份上,在那个勾人兮兮、光怪迷离的实验室夜晚,他们突然不干了,还掏心挖肺的,说了一通莫名所以的慷慨言语,我就真的不懂了。与其他中国式青春片不同,《万物生长》主动压低了爱情的身价。可到头来,它又要观众相信,这样的爱情其实也有矜持操守,谁信啊。别说还真情实意了,我看到的更多是戾气。连吃个肉串,想到的都是尿别人的车。

  《万物生长》有一个机会可以说服我,那就是靠结尾。但很遗憾,电影结尾还是愁眉苦脸,奠基青春的老调重弹,尤其是祭拜一个值班室老大爷还引发深刻的人生感悟这回事,怎么想都不对。还有,本应华彩,掷地金声一般的久别重逢,成功的知名书商路金波老师显然给抢戏了。

  当然,电影也有好的地方。它节奏快,并不拖泥带水。受益于摄影等突出环节,《万物生长》遏抑了“戏不够歌来凑”的滥觞之患,同时强化了荷尔蒙过剩的浓烈效果。譬如韩庚被塑造成一个拉肚子也要啪啪啪的土著种马,剪辑就帮上了大忙。电影没有搞成时代元素大杂烩,也屏蔽了愚蠢的广告植入。有一个小细节悄悄泄露了背景时间,电影院在放《大话西游之仙履奇缘》,那是1996年夏天。至于那些花哨的桃花片头,躁动不安的动画,恐怕也有人会受用。

  我喜欢韩庚和范冰冰跳蹦极的段落,金光灿灿,满画面的迷乱。他们不断下坠,却以为拥抱的彼此是在飞翔。在那一刻,我相信他们是真爱的,就像《致青春》的水族馆结尾,因为整个世界只有他和她。他们一直在下坠,却不愿从青春的热梦中醒来。但这样的简单快乐,在电影里居然少之又少。

  《万物生长》的爱情稍纵即逝,经不起挥霍。无论是肉身的吸引,还是纯粹的好奇心,这样的邂逅开始,并不影响一段完整的爱情。可是,一旦爱情成为了主体,那么,电影应该告诉观众,爱情在哪里,反正肯定不是一万块的资料翻译费。可是,我没看到主人公做出过努力,尽是走极端的对手戏。他假惺惺地追悼过去,自我怀疑。他不爱任何人,他只爱自己。

  《万物生长》没有解决的问题有很多,虽然电影里没有了流产打胎,可是一个游走于男人堆的女人居然不知道事后紧急避孕,一个读了六七年书的医学院女大学生用土法避孕,这种不带脑的桥段,怎么看都是为了造戏,不惜作戏。

  在许多中国电影人看来,有着围墙屏障的大学校园最适合成为犯错现场。恶言顶撞,撕扯哭鼻。翘课作弊,偷吃出轨。只要怀个旧,一切都可以被原谅。青春都是无意义的,因为你已经失去了它。《万物生长》有一只脚已经出了围墙,青春的高傲在成人社会里一文不值,这是它长进的地方。但是,它另一只脚继续犯着种种错误,沉迷于重复了无数遍的校园欢愉,泼一盆水,砸一块玻璃。再回到前面的问题,从中你看不到任何普通人的青春。电影只是一面装饰华丽的镜子,区别不过在于:它是个普通镜子,哈哈镜,或者是照妖镜。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