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火街头13-14集剧情详细介绍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3-13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唐宁

  怒火街头分集剧情介绍 第13集 - 不忿被骗 痛殴好友

  佐治发火 与友反目

  福元看到儿子在自己六十大寿当天被拍下当街披麻带孝,不禁怒不可遏,家富努力解释反火上加油,最终被福元掌摑,黯然离开酒楼。

  想不到家富回家不久,带着拳套的佐治突然出现,更向他饱以老拳;力亚欲阻止两好友,但却怕殃及池鱼。毕直看不过眼,只得出手救家富;佐治指家富毁了他父亲的清誉,不满他当眾指责米布。两人各执己见,最后佐治指不会再与眾人同住,拂袖而去。

  思苦与婷 分头搜证

  思苦到迪伦的郊外小屋探望米布,从迪伦口中,思苦得知两人惺惺相惜的原因,但另一方面思苦亦看到当自己谈及若丽之死时,米布的神色动作有异;思苦与力亚见面,向他说出米布有隐瞒若丽死因的可能。力亚指欲到现场再搜集多点证据,但因佐治已搬回米家大宅居住,於是决定要婷出马;婷到大宅探望佐治,向他说出严婆婆欲到若丽死去的单位拜祭她。当佐治带两人到单位后便在外面等候,婷则趁机在单位内搜查证据。

  另一方面,思苦到米家大宅藉替米布取换洗衣物,在大宅中调查,更在衣柜中发现一件重要的恤衫。力亚约佐治到自己的办公室,在他眼前摆出了所有相关的证据与证物;力亚指出种种证据显示,米布应可能与死者有染,佐治听后大受打击。迷惘中的佐治回到案发现场,将资料慢慢组成一幅幅原整的图像;佐治回到办公室,开始撰写要求為若丽的死因重新聆讯的公函。

  佐治晚上探望父亲,向他说出自己已去信律政署,要求替若丽召开死因聆讯;眾人在电视新闻报道上得知律政署将為若丽之死召开死因聆讯,不禁大喜过望,眾街坊亦指佐治為了公义大义灭亲,值得尊敬。当佐治躲在游乐场的大胶管避静时,力亚、毕直与家富叁好友带着手信寻找他;家富主动向佐治道歉,眾人冰释前嫌。死因庭展开聆讯,力亚从法医口中确认死者脸上有着不知来歷的伤痕时,竟当眾做出了一个奇怪的动作……

  米布自责 当眾道歉

  米布正式在庭上宣誓发言,在力亚的盘问下,他终说出与若丽的关系;原来最初他与若丽确只是业主与租客的关系,但有一天米布发现若丽被丈夫虐打受伤后,便每天也探望她,慢慢两人便发生了感情。米布指当收到管理处电话指单位发出恶臭后,在房间内发现了若丽的尸体,大為伤心及震惊,但当时自己没有报警,反而将单位内自己使用过的物件统统带走。米布公开承认自己因自私而犯错,更向严婆婆道歉。在米布离开法庭时,得知儿子仍支持自己不禁如释重负。在法庭上,力亚指出若丽极有可能是遭人杀死……

  怒火街头分集剧情介绍 第14集 - 思苦柏奇 庭上较量

  国驹邀请 柏奇协助

  力亚在庭上指出若丽之死有多重疑点,更指能不破坏单位门锁进入,能接近死者而不令她扎挣的人,除了是米布外,就是若丽的丈夫杨国驹。

  陪审员把判决交给法官,结果指若丽之死有着多项疑点,因此法庭将案件发还给警方重新调查;而当国驹刚离开法庭时,便被重案组的探员截停,把他带返警署调查。当国驹在警署被探员盘问时,柏奇领着博谦出现,原来国驹请了他担任自己的代表律师。

  毕直发现 多项证据

  警方再带队到若丽死亡的单位调查,但却没有任何收穫;但毕直灵光一闪往窗外调查,竟被他看见窗台位置有一个脚印。重案组用搜查令调查国驹的家,并检走一批攀山用具;毕直在国驹家看见严婆婆,原来自若丽死后,国驹便请她前来照顾曾孙。当毕直欲收队离开时,外籍佣人主动向毕直询问,当她了解事件后把一袋衣物装备交给毕直,指是国驹在案发翌日所丢弃,她捡起来欲变卖。

  中心眾人正讨论有关若丽的案件,当谈到若丽儿子如得知是父亲把母亲杀害,将会大受打击;力亚分析案情,指案件没有目击证人,亦无直接证据,要让国驹入罪是有困难,当听到佐治说国驹已聘请了柏奇当他的代表律师时,力亚不禁摇头嘆息……这边厢思苦刚把电话放下,便向只芯分享说律政署邀请她担任控方律师;只芯听后愕然,不明為何这大案竟会落到她手上,最后想通是眾律师不想与柏奇交手。

  国驹首度提堂,柏奇代表他否认控罪,思苦要求法官就案件的特殊性而要求更多时间準备证据,但在柏奇的反对下失败。柏奇与思苦在庭外相见,柏奇更毫不客气对她施下马威。思苦在母亲的麵店看见力亚吃麵,為了取得力亚帮助,思苦只得努力讨好他。家富在街上遇上利贞,问最近為何总是没法约她见面,之后更强邀她一起到茶餐厅吃饭;利贞努力对家富表现冷淡,但家富却没有改变,而利贞為与家富保持距离,终在雨中跌伤。

  家富得知 利贞伤痛

  家富揹利贞回家,利贞欲以好友凤挡驾,但凤反替两人製造机会;利贞指自己将不会与家富发展,伤心的家富竟提出与她以金钱交易。看到家富的真心,利贞只好向他说出自己曾误闯情关而受到伤害的往事……為了让利贞明白自己的诚意,家富带她见福元夫妇,在父母面前向利贞说出爱的宣言,两老看见儿子觅得爱侣大感高兴。力亚与思苦探望严婆婆,从若丽的儿子口中听到母亲曾被父亲虐打之事;这时柏奇突然出现,指已申请若丽儿子成為辩方证人,所以力亚等再不能接触他。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