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英雄出少年21-22集剧情详细介绍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3-10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彭坦

自古英雄出少年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一集

  淳于雄把吴霸天及县官等人关进囚车,准备押送到京城受审。他暗中安排铁彪,绣云二毛等乔装成随行清兵,又把众少年安置在囚车暗格内,希望能成功瞒过皇叔阿尔泰等人,让他们能平安出城。

  大蛋随众人准备出发,但总觉若有所失,发现虽然平日经常与小蛋吵骂,但切肉不离皮,手足还是情深,如今一别,不知道他日可有再见面的机会,想到这里,大蛋忍不住就偷偷的流泪。芊红安慰他,说人各有志,小蛋选择留在义父母身边,肯定会得到很好的照料,叫大蛋可以放心。

  话虽如此大蛋还是放不下,只能含泪苦笑回应,但心中对弟弟仍旧不舍。突然身后传来小蛋叫唤哥哥声音,众人望去,但见小蛋抱着几个大烧饼,气急败坏地匆匆赶来,大蛋大喜扑前,兄弟相拥,见大蛋终破涕为笑,众人亦替他兄弟俩重聚高兴。

  押运囚车队伍从庞城南门而出,一直在远处虎视眈眈的皇叔阿尔泰,下令胤杰及四大鹰犬拦阻在城门之前,说怀疑有朝廷钦犯躲在囚车队伍之中,他们奉皇叔阿尔泰之命,要彻底搜查。淳于雄面色一沉,怒斥胤杰及四大鹰犬胆大妄为,竟敢公然阻碍朝廷命官办案。

  双方对峙,铁彪立即暗中向绣云,二毛等打眼色,众人紧张准备反抗。大战一触即发之际,忽然城中大批贫苦民众,拿着木棍、菜刀、锄头等简陋武器,不发一言,自发性地围拢上前,把四大鹰犬牢牢包围住。

  原来城北的一众贫民们,见淳于雄为民除害,把坏旦县官和吴霸天擒下,让庞城得以真正解放,加上马小虎等把从吴霸天手上夺回来的官银,派发予贫民,而铁彪二毛等又救出被人口贩子掳拐的贫苦子弟,令贫民们对他们的一连串义行,更是感激。现乍见四大鹰犬竟意图阻止囚车队伍离开庞城,众贫民都感义忿填膺,遂决定以身体筑起血肉长城,群起而来阻挡四大鹰犬。

  四大鹰犬武功虽高,但面对着数百个目光充满忿怒,悍不怕死也不惧牺牲的贫民,都能明白到众怒实在难犯,是以四人也不敢轻举妄动,只看着主子胤杰而行事。其实胤杰自己也怕死,他迟迟不敢下令叫四大鹰犬进攻,终于只有眼睁睁看着淳于雄的囚车队伍离开。在远处的皇叔阿尔泰见儿子竟如此窝囊怕死,气得七窍生烟。

  在民众的掩护下,淳于雄的囚车队伍终于成功出了城门,并到达较安全的地点。淳于雄向邵扬说要就此别过,分道扬镳,淳于雄提醒众人,若下一次再碰面,他恐怕就要公事公办,着二毛等好自为之。邵扬等向淳于雄谢过,淳于雄又留下一些干粮及银两给众人,才押吴霸天离去,众更感激。

  铁彪带着众少年继续南下,向福建进发。路上众人停在茶寮歇息,本来有说有笑的邵扬,突然面色大变,跪倒地上更口吐黑血!众人见状大惊,原来邵扬之前被吴霸天软禁时,已被偷偷落毒,好迫他说出玉瓶下落。其实当时邵扬已十分小心,他每次吃饭喝水前,已先用银针试毒后才吃喝,但阴毒的吴霸天,竟想到在燃点的蜡烛下毒,终让卲扬不断吸入毒烟而身中剧毒,但也因此延迟到现在才开始毒发。

  邵扬中毒,让铁彪、绣云等担心不已,他们知道不能再赶路,只有躲在山洞处暂避。但未几日月冰风等亦追踪而至,危急间幸马小虎的手下山贼策马及时出现,众人急忙骑马逃走,马小虎把众人带到附近的一个偏僻小镇荒废旧屋,让大伙儿暂时下脚。

  一番折腾后,邵扬的情况似乎更严重,不时陷入了半昏迷状态,胡言乱语又神智不清。铁彪、绣云见状,只有冒险出外求医,并带大夫回来替邵扬治疗,但大夫说因不知他所中何毒,实在难以救治,绣云闻言更加担心不已。

  北野尊从吴霸天囚室中走脱,并负伤禀报主子宫本胜男,说邵扬等并未知道玉瓶的下落,也许玉瓶真的不在天地会遗孤手上,而是在其它人的手里。同时宫本胜男受到日本方面的压力,他说且不管玉瓶现时在谁人手上,也要找皇叔阿尔泰交涉。

  阿尔泰见日月冰风等又再无功而回,勃然大怒,决定要亲自出马找出玉瓶下落。为应付宫本胜男,阿尔泰只有命胤杰往谈判,并向对方承诺百日内把玉瓶寻回,希望能暂时拖延时间。

  阿尔泰与胤杰谈及玉瓶事。阿尔泰推测说,若玉瓶早已在天地会中人手上,他们肯定会向朝廷告发自己,就是暂时不告发,也会以此玉瓶来要挟,众少年根本犯不着要千里逃亡,躲避他们的追踪。胤杰也觉有道理,说知道陈近南抢去玉瓶后,死在灵应寺内,而灵应寺被烈火焚毁后,废墟堆中又找不到玉瓶的任何痕迹。而寺内的智释和尚本源出少林,路上曾出现并协助众少年的罗汉堂玄空和尚,同样也是少林僧人,这一切都似与少林寺有关,也许这就是寻找玉瓶的重要线索。阿尔泰遂叫胤杰北上,从少林方向追查玉瓶的下落。

  紫麟被大炮所伤,他为保尊严,表面上向皇叔阿尔泰说自己伤势不重,其实伤势已伤及骨骼,只有躲在偏僻山洞内疗养。日月冰风暗中查知,趁机报复对付紫麟,乘黑夜设计袭击,紫麟负伤以一敌四,处于下风,但终被紫麟及时跳下山崖逃脱。但经此一役,紫麟伤上加伤,心中虽明知是四人所为,但苦无证据,暗下决心待伤愈后,必找机会杀掉四人泄忿。

  邵扬中毒病情日重,众人担心但又彷徨无助。绣云悉心照顾,铁彪看着有点不是味儿,马小虎看破铁彪对绣云有意的心事,他忍不住向铁彪追问,铁彪尴尬急忙否认,二人吵起来,却被小蛋无意听到一切。

  小蛋年小无知,把铁彪和马小虎吵架,及铁彪对绣云有意一事,向芊红等少年说及,令众少年错愕不已。夜深人静,芊红偷偷找二毛问及此事。二毛坦然说出半月前当晚,在庞城小屋所见,推测之前铁彪和绣云也许都误以为邵扬已死,两人在患难中相扶,若真的发生了男女之情也是属于情有可原。可如今邵扬复生,一切又变得不一样了。

自古英雄出少年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二集

  二毛心智较成熟,心知若此事传出,肯定有损众人关系,后果严重。所以翌日二毛就果断地代替铁彪否认了这份暧昧之情,并且警告小蛋及众人,切切不可把此事乱说张扬,及告诉邵扬,因此事不但影响邵扬和铁彪的友情,也会坏了绣云的清誉,众少年也理解二毛的担忧,齐声答允。

  众此时担忧邵扬安危,各人都想尽办法,希望能替他解毒。但却没任何效用,绣云眼看邵扬越来越虚弱,担心得偷偷地饮泣起来。铁彪既担心邵扬,亦不忍绣云伤心,向二毛交待好好照顾众人后,就借了马小虎的一匹快马,单人匹马连续跑了一昼夜,千辛万苦追上吴霸天的囚车,追问解药。

  吴霸天冷笑,说邵扬的性命既在自己手上,他就开出条件,要铁彪助自己脱身方把解药相告。铁彪向淳于雄恳求,但淳于雄说吴霸天是朝廷重犯,怎可随便释放?他断然拒绝了铁彪的要求,令铁彪非常失望。

  铁彪见邵扬危在旦夕,实在是别无他法,只有乘夜冒险,企图放走吴霸天,却被淳于雄发现。铁彪独力苦战淳于雄及众清兵,弄得满身是伤才能把吴霸天带走。两人逃至野外僻静处,吴霸天说出数药名后,铁彪心中半信半疑,吴霸天说信不信由你,转身欲走,却被跟随而至的淳于雄再度抓住。原来这一切不过是铁彪和淳于雄合演的一场戏,铁彪施展苦肉计,佯装救走吴霸天,目的是引吴霸天说出解药而已。吴霸天发觉自己被骗,气忿得指着二人痛骂不休。

  铁彪连夜策马赶回,马匹力尽倒地而亡,铁彪也差点体力耗尽而虚脱。见邵扬情况已极危急,绣云立即去买药煎汤,但药汤不知有没有效,也怕吴霸天这卑鄙家伙会再施毒计。众人踌躇,不敢立即把药喂与邵扬,终于还是绣云下了决心,二话不说把邵扬指头割破,用口吸吮那滴出来的毒血,先让自己也中了毒,才以身试药,众人见绣云竟然舍身救邵扬,心内都非常感动。而铁彪见状,心中更是酸苦交杂。

  胤杰在已被毁的少林寺寻找有关玉瓶的线索,却碰上了半疯半癫的玄空和尚。原来玄空上次中了紫麟一记重招晕倒,苏醒之后又迷迷糊糊的,辗转回到少林寺附近。他乍见胤杰等人又至,已有严重内伤的玄空仍不顾一切,忿怒地向胤杰出手,欲以罗汉拳攻击对方。陪同胤杰而来的两大鹰犬日月罗煞立时护主,并把玄空重创。玄空断气前向师父大悲大师叩头,说对不起师父,也有负所托。

  胤杰闻言知内有玄机,终于在大悲大师的遗骸中,找到已被烧焦的半截信件,内里写有铁彪的义父智释和尚,要求少林寺派武僧去帮助铁彪,保护他把内藏重要物事的白玉瓶送往福建天地会分舵。胤杰看后大喜,立即以飞鸽传书告知父亲阿尔泰,此时阿尔泰方知道原来白玉瓶一直就在铁彪手上。

  那边厢,邵扬及绣云喝下药汤后,终于证实真的有解毒效果,两人休息了几天,逐渐得以康复,众人亦终可放下了心头大石。马小虎与铁彪商议,虽然绣云和邵扬渐愈,但他们大批人这样一同上路,不但难以掩藏身份,若遇强敌更容易全军覆没,铁彪也同意马小虎的看法,商量下决定兵分两路,马小虎自己先带四小和尚和芊红在前边探路,而铁彪就带同绣云,邵扬,二毛及丁氏兄弟殿后,十日后在前方小镇会合。

  见绣云和邵扬曾中毒,身体仍然相当虚弱,马小虎临行前放下银两,叫铁彪往农家购买一辆马车,好让二人可以乘坐,又买下农民装束,让众少年改头换面变作庄稼人,希望能避过官府追捕。

  在山洞里的紫麟,终凭深湛功力疗好内伤。他心中暗怒四大鹰犬乘人之危,趁他受伤时偷袭,决定向他们施展报复。紫麟紧盯一向好色如命的司马冰,乘他离开皇叔府别院偷偷到妓院时寻欢时,突然向其伏击,司马冰单人匹马力战下,不敌紫麟,更被其分筋错骨手,硬生生拗断了右腿,痛得在地上打滚哀号。紫麟得意仰天狂笑,并再欲向司马冰施杀手之际,卓天风及日月罗煞闻其笑声,及时出现,四人再次内哄拚命相搏,双方打得难分难解。胤杰见状忙叫父亲阿尔泰出面制止,阿尔泰怒声喝斥,叫众人停手。

  紫麟向阿尔泰投诉,说因为日月冰风趁他受伤时欲加害,他才还以颜色,但卓天风等人却矢口否认,反说紫麟含血喷人,叫阿尔泰主持公道。阿尔泰心知这几个人是一向是狗咬狗骨,今次竟笼里鸡作反,大失面子之余心中更是有气,但如今正值用人之际,加剧内斗只会损兵折将,他唯有忍气吞声,说双方一切也许都是误会,既然紫麟亦已重创了司马冰,已算是出了一口乌气,那之前的仇怨就当是一笔勾销,从今以后双方都不许再向对方寻仇挑衅,否则不论是谁,他都会重重责罚绝不饶恕。

  紫麟见阿尔泰仍然偏坦日月冰风,心中一气转身拂袖而去。胤杰怒斥紫麟竟敢其对父亲无礼,叫众人追捕紫麟,但被父亲阻止。阿尔泰令王府中大夫为司马冰疗伤,着其好好休养,并说此纠纷已告一段落,谁也不准再提起。

  马小虎与铁彪先后上路,绣云初愈,面色苍白常感头晕,铁彪心中担忧,但绣云碍于邵扬关系,常有意避开铁彪的关怀,令铁彪颇感难受。而苏醒后的邵扬,知道自己命危时,是妻子绣云冒险以身试毒才可以把自己从鬼门关拯救回来,故此对绣云更是感激,所以常说要一生一世好好对待妻子的话挂在嘴边,令铁彪听在耳里心中难受,而绣云也很尴尬。

  众人在路上遇上大雨,原来的木桥又坍塌了,马车不能通过,只有绕路而行。这一阻延下天色已晚,铁彪唯有决定先在附近河边的磨坊休息停留一夜,待明早雨停后才再赶路。

  当晚在磨坊内,卲扬对众人说,知道铁彪为救自己,不辞劳苦多日单骑疾走,找到吴霸天并施苦肉计,才取得解药药方,所以铁彪是他救命恩人,加上上次在别院临危时也得铁彪所救,是以他决定除向铁彪叩头谢恩之外,更要和铁彪结为义兄弟,从此尊铁彪为长兄,今后二人患难以共,生死相扶。铁彪大感尴尬,想婉拒但邵扬执意要向铁彪叩拜,铁彪无奈只有接受。

  深夜,小蛋被雨声吵醒,睡不着就弄醒邵扬聊天。两人聊到在庞城重聚前失散的一段日子,小蛋一时口快,把曾误会铁彪和绣云暗生情愫一事说出,邵扬嘲笑小蛋,说铁彪是自己拜把兄弟,怎会对嫂嫂生歪念?小蛋本已说是自己胡涂,但被邵扬取笑下,反而坚持自己不一定是错。邵扬大胆与小蛋打赌,说要以计试探二人,目的就是要令小蛋知道自己胡诌。小蛋小孩心性,为了好胜而不知事情后果严重,终于应允打赌。

  怎料一试之下,却试出铁彪对绣云真的有情意,邵扬当场呆住。小蛋取笑邵扬,令他又气又恨,又下不了台,大蛋发现后想立即补救,叫小蛋认输,但已迟了半步。邵扬与绣云虽然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但自觉一向对铁彪忠肝义胆,便觉得铁彪他这样做是背叛了自己,邵扬非常愤怒,他激动地质问铁彪,更动手痛打对方泄忿。

  铁彪甚为内疚,他选择骂不还口打不还手,默默承受着,直到邵扬打得手也倦了声音也沙哑了,他才开口向卲扬道歉,但邵扬并不接受,他哭着斥铁彪背信弃义,不仁不义,他不再承认对方是义兄。只有二毛最为冷静,他为铁彪而难受,所以仍然为铁彪说话。但二毛的仗义执言反而令铁彪更无地自容,他真的没法去面对这一切,只有选择离开。而绣云也深觉羞惭,自感有负于邵家,亦不挽敢留铁彪,铁彪最终冒着狂风暴雨,独自含泪黯然离去。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