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大众科技网 > 智能制造 > 最新动态 > 正文

倡导低碳生活 乐享健康人生 远洋骑行活动落幕!

http://www.chinacnh.com 时间:2013-10-31 10:17来源:网易

  绿色”建筑,不仅仅是节能

 
近日,“幸福堡”技术人员在加紧安装从国外进口的窗体。(图由建设方提供)
 

  近日,“幸福堡”技术人员在加紧安装从国外进口的窗体。
 

  几个月后,一座会“呼吸”的建筑—“幸福堡”将正式亮相首府。这座全疆乃至西北地区第一个以德国标准建造的被动式建筑,将为首府建筑节能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作为中亚干旱区的一座大型城市,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在建筑节能减排方面,也在不断寻找突破口。实现城市建筑的低能耗甚至“0”能耗,达到心中的“理想城”,正成为城市发展所必须考虑的现实。

 

  如何才能实现建筑的低耗能甚至超低耗能?乌鲁木齐在探索和尝试中形成一个中心思路,那就是借助于现代科技手段达成目标。2008年9月,自治区环保厅和德国海德堡大学共同签署“干旱区特大城市资源高效利用研究”,乌鲁木齐作为中亚示范城市项目“幸福堡”工程正式启动。

 

  10月20日,记者再次探访这座正从设计图一点点成为现实的六层小楼,希望藉此找出其“节能奥秘”。同时,如何在整个建筑行业发展的链条上,每一环都能实现“可持续”,需要的不只是技术升级。

 

  低能耗的技术挑战

 

  为什么叫“幸福堡”?

 

  投资方负责人熊波解释,一是项目地处幸福路上,二是想向人们灌输一个理念,通过借助现代技术手段,建筑即便无需耗能,也一样可以让人生活得更加“幸福、理想”。“幸福堡”被动式建筑终端能耗仅为现行节能居住建筑终端能耗的1/4。

 

  同国内普通住宅相比,被动式建筑的各项指标,都体现了其对舒适度与节能环保的基本要求。比如,对“空气流速”、“室内二氧化碳含量”等指标要求,在现有住宅建设标准中是空白的,但被动式建筑却提出了明确的标准。

 

  日常生活,一些“节能”方式,往往以牺牲居住的舒适度甚至身体健康为代价,比如夏天宁可酷热难耐,也不开空调。但被动式建筑可以在寒冬或者酷暑时,不用或者极少用外界能源来改变室温。

 

  被动式建筑是如何做到的呢?

 

  规划设计中,被动式建筑可以通过对建筑朝向的合理布置、遮阳的设置、采用保温热技术、利于自然通风的建筑开口设计等方法,实现降低建筑所需的采暖、空调、通风等能耗。

 

  以“幸福堡”带余热回收的新风系统为例,甚至可以将人体散发出的微弱热量收集起来,再转化成室温,即便室外温度低至零下10℃,无需供暖,房间里依旧可以达到20℃;夏季,再通过这个系统,将产生的热量交换出去,30厘米厚的保温层完全可以阻隔烈日的照射,使得房间冬暖夏凉。既保持了室内空气的清新,又基本可以实现冬夏恒温。

 

  但在建筑技术施工上,却遇到不小的挑战。

 

  参与了“幸福堡”工程建设的新疆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建筑师、该工程建筑负责人王维毅举例,通常国内建筑中预留的风道,几乎都是方的,一是因为方形风道对空间要求小,二是对技术要求低更便于制作。但如果出于节能密闭性考虑,圆形风道阻力较小,密闭性高,也更利于节能降耗。所以,在“幸福堡”工程中,建筑工人必须突破惯常的做法,制作技术难度相对较高的圆形风道。他认为,如果还按照传统粗放式的建筑工艺流程操作,想要“拧干”建筑高耗能的“水分”,几乎不现实。

 

  节能意识待转变

 

  “事实上,同民用(居住)建筑相比,大型公共建筑才是真正的‘耗能大户’。”乌鲁木齐市建

 

  委建筑节能与科技处处长彭小燕表示,被动式建筑标准在首府尝试,对于大型公共建筑的节能降耗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

 

  为此,从2008年起,乌鲁木齐就启动了对国家机关办公建筑及大型公共建筑的能耗监测和统计工作。“目的就是要起到建筑节能示范的引领督促作用”。日前,《关于加强乌鲁木齐市公共建筑节能管理工作的实施方案》正式出台,这个方案,使我市对于公共建筑节能的建设目标,有了更为实质性的规划。

 

  目前,《乌鲁木齐市“十二五”绿色建筑工作行动方案》也已出台。2014年起政府投资的国家机关、学校、医院、博物馆、科技馆、体育馆等建筑先执行绿色建筑标准。到2015年,“鼓励有条件的公共建筑率先执行被动式建筑设计标准”,被明确写入其中。

 

  要真正实现“绿色标准”,并非易事。

 

  “幸福堡”项目投资方的销售负责人安利虎介绍,被动式建筑对能耗要求非常严格,以至于住户入住装修时,连一根钉子都不能随便钉上墙—因为钉子的热传导性极好,甚至会间接破坏整个房间正常的热能交换。因此,房子会以精装的形式进行销售。事实上,过度的装饰也会提高能源损耗。

 

  可如果非要钉怎么办?那就有点麻烦,首先必须要提出申请,然后要对钉子露出墙面的部分进行“绝热处理”。简言之,就是要用绝热材质将其包裹,直至不能随意导热为止。

 

  能接受如此苛刻条件的人恐怕不多。“只有人的行为和意识,才能让被动节能变主动”。

 

  可关键在于,不管是民用住宅还是大型公共建筑,如何提高人的环保节能意识呢?

 

  “恐怕还需要制度的引导、鼓励和约束”,新疆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院长贾尔恒·阿哈提认为。

 

  他介绍,我国建筑节能工作起步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从1986年建设部批准发布第一项居住建筑节能设计标准开始,到2005年《民用建筑节能管理规定》的出台,先后批准发布了超过20项的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但实际操作中,却“雷声大雨点小”。

 

  2005年,建设部曾对17个省市的建筑节能情况进行了抽样调查,结果发现,北方地区做了节能设计的项目,最终只有一半左右是按照设计标准执行的。

 

  受访专家认为,只有打破“用多用少一个样,用与不用一个样”、奖罚不明的能源消费方式,积极推行热分户计量,才能真正带动建筑节能产业化的健康发展。

 

  建筑节能的“乘数效应”

 

  不仅如此,整个节能产业链也需跟上。

 

  刘鸣是新疆建筑设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同时也是一位建筑暖通专家,身兼全国暖通空调学会理事、全国暖通空调杂志编委以及新疆暖通空调学会主任等职务。

 

  刘鸣介绍,在国内现阶段的建筑中,通常采用的都是传热系数在1.8个单位的窗体,但“幸福堡”的窗体全部从国外进口,传热系数仅为0.8。这意味着,安装了这种窗体的房间,不仅具有良好的隔热效果,甚至同时可以将噪音隔绝。

 

  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种进口窗体造价不菲,每平方米大约在2000元左右。“如果国产的话,价格就会大幅降低。可目前国内几乎没有企业生产这种窗体。”他的话语中透着些许无奈。

 

  这种无奈在于,国内量产这种窗体,技术根本不是问题,而关键是建筑节能市场的需求没有打开,但从未来发展趋势来看,这实际上是一个将能带来“乘数效应”的行业。

 

  贾尔恒·阿哈提认为,中亚五国与我国新疆一样,位于远离海洋的内陆区域,是典型的大陆性干旱气候区。在节能技术水平上,远低于中国。

 

  而太阳城和幸福堡项目的建设,使人们最大程度地看到了建筑节能的潜力,让建材市场看到了节能材料的“春天”,也对当下建筑企业的管理水平提出更高要求,更重要的是,间接影响了一部分人居住观念的改变。从长远来看,代表了未来建筑行业适应环保需求的发展方向,并为新疆拓展中亚建筑节能市场奠定了基础。

 

  结束语

 

  通过建筑节能实现城市可持续发展,需要一个过程。我们通过两篇报道,以断面的形式聚焦新疆建筑节能,希望能通过太阳城和幸福堡建设中获得的经验,不断推动自治区建筑行业节能减排工作向前发展。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大众科技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